通过美国大选看帝国的衰败

发布者:中信建投期货杭州分公司 发布时间: 2020-10-09 18:23

通过美国大选看帝国的衰败

作者:龚吉安

期货投资咨询资格证号: Z0011063

美国大选

2020美国总统选举是一场大戏,剧情的精彩程度不逊与任何一部好莱坞大片。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这场大戏不但没有展示大国实力,反而一次次刷新人们的认知底线,让美国的衰败彻底暴露了。

拜登和特朗普

一、竞选大片情节

从特朗普应对疫情焦头烂额,到民主党选出77岁高龄的拜登竞选总统,再到拜登屡次演讲口误,在演讲中途寻找演讲稿等等,这些都只是前戏预热。

真正的大戏在中国人民欢度国庆的时候上演了。第一次总统选举电视辩论赛,特朗普滔滔不绝猛击拜登,虽然过程混乱且不讲规则但从辩论的角度来说特朗普表现的很优秀。总统一次次的强力推销他的观点,虽然媒体都认为他在强词夺理,但“谎言说一万次也会被大部分人认为是真理”。

辩论赛后马上进入高潮阶段。“总统感染新冠病毒了”、“拜登说自己是美国人的总统”、“特朗普出院了,而且是带着对病毒有一手经验的光环”、“拜登在林肯演讲故地发表个人最佳演讲”……

特朗普表情

大选结局依然扑朔迷离,看看全球大国领导人纷纷给特朗普致电慰问大概能看出谁都不敢轻易下结论并下注。

但无论结果如何,美国的衰败已经暴露的淋漓尽致。这个衰败是全方位的,政治制度、政党治理、民众意识等各方面的全面衰败。

二、美国制度的衰败

美国自由竞争

美国的资本主义政治制度崇尚“自由竞争”。无论出生如何只要肯努力都能够取得成功,但这套制度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

美国的GDP规模超过20万亿美元,占全球总GDP的24%,美国还拥有全球最大规模的海外资产,美国企业海外利润占到全国企业利润的20%,一句话“美国不差钱”。但美国差合理的财富分配、差公平的受教育机会和竞争机会。特朗普短短四年的执政将大企业的垄断、优质教育资源的垄断、医疗和社保的缺失推到了极致的高度。

以交税义务为例,全世界交税方式不外乎两种:一、以“人”为单位交税,也就是每人都需要交同样的税;二、以“占有生产资源”为单位交税,即谁占有资金和资源越多谁交更多的税。这两种交税方式都有道理,一般税制都会在两者之间找平衡。

一个新生的国家财富相对均衡,为了鼓励生产,政府一般更侧重于“以人为单位交税”。但成熟国家财富集中度很高的情况下,以“占有生产要素数量和财富数量”为基准交税更合理。政府税制既要考虑的企业发展又考虑到财富均衡一般都会在两种税制上找平衡点。

特朗普减税政策

特朗普减税政策是一项彻底的颠覆,在贫富差距已经接近极限的情况下(美国基尼系数接近0.5的红色警戒线)推行“给企业大幅减税,同时增收关税变相向全民多征税”。这个制度带来的后果是灾难性的。

首先是资本家的贪婪被充分激发。曾经的巴菲特写过公开信“向我征税”,号召富人多交税穷人少纳税;曾经的比尔.盖茨自称未来会“裸捐”,也就是将来把所有资产100%捐献给公益机构,并向全世界富豪推销这个理念。但今年不一样了,当有民主党议员提出“征收财富税”的时候,比尔.盖茨说“我以前交了100亿税,你让我再交100亿我觉得没问题,但你让我交一千亿的话,那我要看看我还剩多少”,实际上比尔.盖茨的资产远多余两千亿。

人类最大的问题并不是贫穷而是“不患贫而患不均”的思维习惯。当特朗普大刀阔斧给富人减税的时候,富人们的心态应该是“半推半就”的。类似于男人跟女人说“做我女朋友吧?”时,女人说“讨厌!”一样。出于道义的反对和出于本能的高兴相印称,股市的大涨很好的说明了资本的态度。

 于是,美国的税收越来越“公平”了,每个人交的税越来越接近。特朗普被爆自己一年只交了750美元的税,但这么大的丑闻居然没有被大规模追究,这在以前的美国似乎是不可能被忽略的,但这次就是这么神奇。

用法律来规定私有财产圣神不可侵犯,再用法律来规定老板和员工交的税要接近。历史上所有王朝和帝国末期都是这么干的。

三、美国政党的衰败

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

美国两个政党都拥有很长的历史,两党都有明确的政治理念和执政方式。但现在的两党都崩了。

先看共和党。共和党的执政理念是“小政府,大市场”,政府减少干预、降低税收,让市场自由发展自由竞争。“自由竞争”一直是共和党的核心理念。自由竞争将产生最经济的资源配置,最低的价格,最高的质量和最大的物质进步,同时创造一个有助于维护民主的政治和社会制度的环境。美国著名的反垄断法案《谢尔曼反托拉斯法》就是在共和党总统“本杰明.哈里森”执政时期推出的。

但现在的共和党似乎并不在乎是否自由竞争。共和党治下的美国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断退群,只要对自己有利是否阻碍“自由竞争”已经不那么重要。美国的反垄断法更多的成为“反其他国家垄断”的法。国内自由竞争是否得到保护?国内是否小企业是否存在自由竞争的空间似乎也没人关心。

如果说共和党是一个“资本家政党”,那么民主党可以说是一个“劳动人民政党”。

民主党的执政理念是“大政府主义”,政府通过税收和福利制度让民众生活有保障,让贫富差距得到有效控制。在30年代经济大萧条的时候,民主党总统“罗斯福”就是通过:将私人垄断改为国家垄断、救济贫困、设置最低工资标准、设置员工医疗养老等福利,让美国成为唯一一个不靠发动战争走出经济衰退的资本主义国家。

但现在的民主党基本崩。

奥巴马

首先崩的是执政理念。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美国民主党人奥巴马当选总统。本来这是一次非常好的机会,借着巴菲特“向我征税”的呼吁加强税收管理,同时提高社会基本福利。

但奥巴马却说“现在美国最重要的是团结”,奥巴马增加了公众福利,进行了医保改革和社保调整,但没有增加企业和富人的税收,所有公众福利支出的增长依靠政府借债补贴。

媒体都说共和党的小布什总统是个败家子,两场战争消耗了美国的国力。实际上,奥巴马总统的败家水平远远高于小布什总统。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国的债务从“八万亿”美元增加到接近“二十万亿”美元,一手把美国政府的债务推到不可能还清的地步。这也是被特朗普猛烈抨击的民主党的关键问题。

其次,民主党本身已经老态龙钟。建设性的意见得不到支持,重要岗位被大佬把持优秀人才得不到机会。

上一次总统选举,民意最高是的“桑德斯”,但最后作为民主党候选人的却是希拉里。原因有两个:一、桑德斯的税收改革太激进,会得罪美国资本家;二、希拉里是前总统夫人又是前国务卿,人脉广改革也会更稳。

瞌睡乔

这一次总统选举,民主党派出一个77岁高龄、没有演讲稿无法演讲的“瞌睡乔”。民主党成员大多是高级知识分子,医生、律师、科学家、明星、媒体人,选不出比“瞌睡乔”更好的人选?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不是民主党内没有人才,而是因为“瞌睡乔”是前副总统,大家都要给点面子。

总之,民主党已经崩了。一小撮有自身利益的群体掌控了民主党。民主党对内不能改革动摇大佬们的利益,对外不能深度改革动摇资本的利益。依靠这样的政党进行“深入灵魂的改革”似乎也非常艰难。

当然,我相信如果民主党执政,美国的社会矛盾可能得到缓和。但除非拜登有强力的手腕和号召力,否则要扭转整个国家的局面依然很难。美国未来面对的是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和不断增长的政府债务,还能回得了头?

四、美国民众素养的衰败

美国民众平均学历是非常高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比例达到48%,成年人获得硕士研究生以上学历的人口比例达到13%的高位。

如果你对这个数据没有什么认知的话,那就对比一下我们国家。我国总人口接近15亿,上过大学和正在上大学的人口总量9900万,高等学历人口不足7%,这7%是所有上过大学的人数,不管你上的是什么样的大学或进修学校。

但显然,高学历并没有带来高判断力和高素养。各地爆发出的反常识、反防疫、反科学事件一次次刷新了我们的三观。美国推崇的“自由的灵魂”并没有带来“自由的思想和自律的行为”,带来的却是“自由的自私”。

要自由不要隔离,因为隔离会失业和没有收入;要“口罩自由”反对戴口罩,因为带口罩影响自己的生活习惯;支持特朗普,因为特朗普说没有他美国经济会崩溃,即使美国被特朗普治理的一塌糊涂。

美国游行

总而言之,美国人民很愤怒。高等教育没能给美国带来高度统一的对事实的探究和对公正的渴望,带来的反而是“自由的自私”。

美国受过高等教育的群体需要一个强力的引路人,让人民回归正常的思维方式。

拜登10月6日的最优秀演讲似乎思路清晰,但即使拜登获胜,大概率也是很难做到他讲的,无论是他的主观还是客观条件。

五、总结

美国大选

一场大选把美国的衰退暴露的淋漓尽致。美国的衰弱并不是财富的衰弱,也不是科技和能力的衰弱,而是利益不均以及由此带来的内部矛盾不断激化。

这种状态中国历史上所有王朝末期都出现过,而且基本属于无解。

对我国来说,当然希望拜登当选,美国回归正常对我国的经济发展也有很多好处,中美能够寻找到更多的互利机会。但拜登的当选本身就是党内妥协的结果,很难改变美国的基本趋势。

特朗普动图

但如果特朗普再次当选?我们需要做的是保护自身利益不被剪羊毛。万一美国发动战争转移国内矛盾,那么需要确保的是发动战争的对象不要是我们。因为正常人没有必要和疯子争吵,这样只会让人觉得你也是疯子。

中信建投期货杭州分公司

期货开户一对一服务,让您的交易体验更上一层楼,点击选择中信建投期货开户!